(原文寫於 11/25/2013)

Derrick Rose 又倒下了,這次是右膝關節半月板軟骨撕裂,必須動手術。

為了左膝蓋的十字韌帶斷裂,歷經18個月的治療與復健,滿懷著全球玫瑰迷的期待,NBA史上最年輕MVP,終究還是逃不過命運無情的捉弄。

職業運動傷害,遷一髮動全身,牽動著整個NBA戰國史。遠的不看,最近一點的,素有人稱受詛咒的Portland Blazers,就是最大受害者。當年Blazers有計劃的選進Brandon Roy、Grey Oden,與Lamarcus Aldridge 組成三巨頭。Roy是Kobe與Wade後聯盟第三的得分後衛,Greg Oden被評為十年難得一件的天才狀元中鋒 (2007年榜眼是KD),加上才華洋溢的Aldridge,構成Blazers逐鹿中原的基石,無奈運動傷害,現在僅剩當初最不被看好的Aldridge繼續在挑大梁,其餘二位早已時不我予。

再遠一點的,2000年的全能先生Grant Hill與T-Mac的雙俠合體也是一例。當初Hill一人之下(Jordan)萬人之上的實力,讓Magic決定花大錢搞合體,沒想到在Pistons受的舊傷揮之不去,左腳踝手術多次,讓雙俠合體成為幻影。

現在看到年輕的Rose受到這種傷害,很心疼。Bulls在Jordan後歷經漫長重建,終於在Rose拿到MVP那一年看到署光,爆發力十足的打法與謙遜的個性是票房的保證,短短幾年就累積龐大的球迷。Bulls在他左膝蓋受傷後也很有耐心地等待他完全康復,現在這一傷,所有的問題都浮現了。等待?補強?重建?Rose回來後狀況如何?100%是不可能的,其餘副手的合約怎麼辦?該簽誰來配合?

我自己也受過不少運動傷害,我深深了解其痛苦與無奈。對付運動傷害,需要耐心、毅力、與堅持。手術前內心的恐懼,手術後無止盡的復健,都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。身體好後,心理調適也是:”我還能夠全速衝刺嗎?””我包紮做的夠扎實嗎?””再受傷了怎麼辦?”很多無法衡量的因素,都可能趁底改變一個運動員的生理與心理。

NBA戰國史,少了Rose的東區,整個版圖因此而改變,希望Rose能夠平安的回來,對球隊、聯盟,甚至全世界的球迷都是一件好事。All the best, Derrick Rose.

YNBA-articleLarge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